示例图片二

实地探访:“大山深处”的电竞小镇

据了解,包括天天电竞在内的一些企业在忠县设立了办公室,涵盖电竞游戏研发、电竞投资基金、电竞赛事举办推广、电竞俱乐部等的上中下游产业企业20多家。长江三峡电子竞技大赛、中韩电竞嘉年华等赛事也相继在忠县举办。

2年过去,连拿两届S赛冠军的中国电竞愈发繁荣:2019年电竞游戏营销收入947.3亿元,同比增长13.5%,用户规模4.4亿,连续5年保持扩张。 

该知情人士表示,在三峡港湾电竞馆落地的电竞比赛,场馆费用全免。目前国内举办全国级别的大型电竞赛事,运营费用至少2000万元起步,场馆费用的减免无疑是很大的优惠。 

三峡港湾电竞馆建造当初,的确引起过一阵热烈的讨论,其中很大的一种声音是:“这个场馆,如果建在重庆主城区内绝对没问题。” 

《2018-19年电竞产业分析报告》显示,电竞小镇、电竞馆等生意形成落地需要3年。小县城要实现电竞梦,的确是任重而道远。

忠县《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写明了“积极打造集电竞文化乐园、产业孵化中心及其他商业配套为一体的电竞综合体”;为电竞配备了专业招商组;与天天电竞合作拿下电竞赛事CMEG总决赛5年承办权。 

但现在还有一个特殊群体,就是一些没有电竞产业基础的偏远地方,也希望通过电竞来拉动当地经济。而这孕育出来的便是“电竞小镇”。 

据知情人士介绍,电竞馆“一共三层,但二三层很少启用。”CMEL总决赛当天,场馆外墙上的 LED 屏幕出现故障,画面大面积黑屏。 

从江北机场出发,需要在山路上疾驶2个半小时,从成都出发,需要坐3小时动车再转乘1小时大巴,才能抵达。 

一个城市想要发展,无非是在三大产业中取舍,交通不便的忠县难以向外辐射农业和工业,依托长江的旅游资源却是天然优势。电竞 文旅的第三产业便成为了最优选择。

紧随其后的是看中流量开始推动电竞发展的大城市和大省,如北京、海南、深圳、西安、杭州等等,结合城市已有的魅力和新优惠政策,各自的电竞产业也算走出了特色化道路。

这么大规模投入的依据是什么?忠县县长江夏曾表示:“电竞作为一项辐射带动广泛的新兴产业,既是新动能和新业态,也是新风口。” 

笔者从场馆回酒店6.5公里的路程,滴滴出租车司机并不按表收费,咬定一口价30元,还曾2次停下来招揽顾客。 

文 | 竞核

2017年,忠县出台了《忠县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明确对从事电竞的企业、人才和创业者进行基金扶持、贷款贴息、财政补贴、税务减免、专项奖励等激励机制,被称为“黄金19条”。 

针对电竞馆的建造,忠县官方曾表示要摒弃“大网吧”式的建设模式,但三峡港湾电竞馆却被高德地图和大众点评“无情”定性为“网吧”,而非“综合性场馆”。 

电竞馆除了相关赛事,还成为了其他大型活动的舞台,比如杨坤、辛晓琪等参与的“一见忠情”长江三峡音乐节,重庆市第四届篮球甲级联赛等等。最近忠县网络音乐节,马拉松活动也将举办。 

左边电竞馆,右边是未开发的小山坡

如果说建造场馆,提供政策优惠,完成了忠县发展电竞进程的60%,那剩下40%才是今后需要突破的难关。据媒体报道,忠县高铁建设已经提上了日程。 

同期说要建造电竞小镇的地方,能坚持到现在的不多,而忠县却还在不停地投入。 

学院初定2021年9月开学,前期计划设置数字产业系、电子竞技系、数字传媒系等3个系、5个专业,招生1500人,全部建成后,在校学生规模预计达到1万人。 

忠县目前举办的赛事,大多是第三方赛事,这类赛事在国内已经处于消亡的边缘,并不能为忠县带来多少客流。

一位当地的租车司机表示,即便忠县有100万人口,也许会从县升级为区,但依旧是“没有高铁,没有企业”的小地方。 

今年12月28日举办的2019CMEL(原CMEG)全国总决赛便是第三届。这是忠县最重要的电竞赛事之一。 

而在电竞行业,忠县的名声也很响亮,不得不说,当地政府在发展电竞上的眼光是非常先进的。 

当初的重庆忠县便是这样一个典型。 

电竞馆于2017年5月开工,12月就成功举办了首届CMEG总决赛,耗时仅7个月。天天电竞知情人士透露,当年为了配合赛事日程,2-3批工人倒班施工,这才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这项浩大的工程。 

忠县电竞正处于从无到有的阶段,这个过程并不容易。电竞概念要落到实处,需要核心赛事和受众。 

2017年,为了举办第一届总决赛,相关部门专门为此赶工建成了号称“全国第一座标准化、专业化、规模最大的电竞馆”——三峡港湾电竞馆。

此外,农业工业可能对长江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它们对地处三峡库区腹心的忠县来说存在风险,而电竞却是绿色低碳的生态产业。 

笔者亲身体验的感受是,馆内极度寒冷,体感温度低于室外,据曾来此报道赛事的媒体透露,去年官方就表示暖气系统正在建设。

忠县街景

这是该赛事继2017年以来连续第三年落地忠县,前两年还能拿到场馆2-3天的使用权,今年只给了1天。 

除了投资14亿元的三峡港湾电竞馆项目,今年9月,重庆数字产业职业技术学院在忠县开工。高校学生是电竞的主要受众。 

他还提及了政府为沿江城区开展的夜景灯饰工程,认为这5500万的投资并不值得。不过如果他了解过忠县为电竞的投入,就会知道,5500万的灯饰只能算是一笔小买卖。

忠县发展电竞存在一个硬伤,它的交通十分不便。忠县离市区190公里,是重庆市少数几个未通高铁的区县。

小县城,入局电竞江湖40亿,打造电竞 文旅 大山深处的电竞梦想,如何实现?

忠县政府对电竞的扶持力度便是这样得到了有力的体现。 

2017年,西南山区、长江沿岸,一个小县城豪气万丈地宣布:将拿出40亿打造电竞小镇。​

重庆忠县,因盛产柑橘而有“橘城”美誉,人口达百万。要知道,现在一些二线城市的人口才800万,作为一个县城,忠县的人口数量十分可观。忠县街景

据说一些赛事的观众并非自主参加,而是请来的“托儿”,领导讲话完毕,比赛打上2局,观众就已经组织有序地退场了。 

接下来,忠县发展电竞可以怎么做、应该怎么做?“电竞 文旅”专项研讨会上不少业内人士出谋划策。比如参考电竞邮轮服务,利用长江资源,连接重庆、湖北,在封闭空间举办电竞赛事,拉动相关消费。 

外表宏伟的三峡港湾电竞馆,周围都是未开发用地,犹如大海中的一座孤岛,打车十分困难,需要从长江对岸叫车。一旦举办赛事,退场观众涌出,出租车完全是供不应求状态。 左边电竞馆,右边是未开发的小山坡

而相比上海等其他城市,重庆电竞市场的发展较为缓慢,最近LNG俱乐部也把主场从重庆转移到了苏州。LNG经理左雾在微博解释是因为网速问题。重庆的网络Ping值比其他城市要高上许多。 

当年那个小城,乘上这股东风了吗?

三峡港湾电竞馆占地110亩,总建筑面积11.4万平方米,能够容纳6096名观众,项目总投资14亿元。

2017年4月,忠县宣布投资约40亿元建设电竞小镇,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忠县2016年才把贫困发生率降至3%以下,脱离了市级贫困县的队伍。40亿相当于全县1/6的年GDP收入。 

2019CMEL期间,忠县举行了“电竞 文旅”专项研讨会,玖的电竞CEO吴悠表示,对于想要打造电竞小镇的地方来说,电竞只是主题,展示的应该是当地文化,引进品牌赛事并不是万能药。 

电竞 文旅的可行性已经在国外被证明。

波兰小镇卡托维兹被称为“欧洲电竞之都”,2015年举办英特尔极限大师赛期间,吸引了1万人前来观赛,而当地常住人口只有10万人。 

当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拔地而起之后,中国各地小镇似乎都有了一个“标签化”的梦想,尤其是2016年国家三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浙江杭州、河南孟州、辽宁葫芦岛等地相继宣布将兴建电竞小镇。 

实际上,很多时候电竞像是一个光芒万丈的概念,总是能吸引飞蛾扑火。忠县在电竞上的投入巨大且持久,也许正证明了忠县的短板,实在是需要加大资源投入才能弥补。

目前,对电竞感兴趣的地方政府大致有三种类型,首先是已经自发形成了电竞产业基础的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如上海、太仓等,这些地方集中了中国电竞最好的资源。 

尽管忠县通过大力发展电竞已经在行业中打响了名声,但当地人似乎并不太清楚电竞对故乡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