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基因编辑婴儿”科学家贺建奎被判刑

贺建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1月21日,据广东省“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报道,现已初步查明,该事件系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为追逐个人名利,自筹资金,蓄意逃避监管,私自组织有关人员,实施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活动。

判处广东省某医疗机构张仁礼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此次实验中的诸多隐患被披露出来,也给基因安全领域敲响了警钟,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才是当务之急。(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丨柳牧宗 王糈)

首个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基因领域亟待健全法律法规,杜绝“科学狂人”兴风作浪

MIT在收到这两份手稿后,与四位专家(法律学者、试管婴儿医生、胚胎学家和基因编辑专家)共享了这份手稿。而专家们给出的反馈是负面的:

根据3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判处被告人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正是由于一种强大的基因编辑工具 CRISPR 的发明,才使得人类的出生在理论上具有了可能性,这种工具既便宜又易于使用,因此人类的基因修饰可以通过体外人工受精中心技术(IVF)实现。

今年8月22日,中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第三次审议,其中新增规定明确,在开展医学研究或者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违反医学伦理规范应负法律责任。

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团队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健康诞生。(查看钛媒体详细报道→《首例免疫艾滋病婴儿诞生,中国科学家引巨大争议》)

不过事件一出便引起了巨大的争议:贺建奎为何可以跨过伦理审查?艾滋病预防是否有必要通过基因编辑?是否具有科学意义?

随着贺建奎被判刑,基因编辑婴儿也将成为历史。

今年12月,国外知名媒体MIT Technology Review曝光了贺建奎投给国际顶尖期刊Nature和JAMA的部分论文手稿。

据新华社报道称:

随着该份手稿流出,更多关于婴儿基因编辑研究的细节也被一一披露。

“基因编辑婴儿”一案终于尘埃落定。

科学是把双刃剑,科学实验不能凌驾于人类的道德伦理之上,更不能将人类异化为实验品。

同一天,南方科技大学发表公告,解除了与贺建奎的劳动关系,终止其在校内一切教学科研活动。一个月之后,坊间流传贺建奎被捕的消息,但到目前为止,还未得到任何形式的证实,贺建奎其人也越来越让人感觉神秘。

这项存在严重的生命伦理的实验,就如同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在贺建奎手中徐徐打开,给整个学界带来了巨大冲击影响。

▲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简介(图片来源:J LEVIN W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婴儿的父母可能受到压力之下才同意参加实验;

在此之后,贺建奎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判处深圳市某医疗机构覃金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MIT称,今年早些时候,一位消息人士给他们发来一份贺建奎未发表的手稿,同时收到的第二份手稿讨论了人类和动物胚胎的实验室研究。

*贺建奎和他的研究团队提出的关键主张不受数据支持;

12月30日,据新华社消息,“基因编辑婴儿”案在深圳南山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3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遗传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也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研究人员在完全了解自己所做编辑的效果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胚胎编辑。

在峰会上,他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并宣称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贺建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基因编辑行为带来的医疗利益是可疑的; 

据贺建奎介绍,基因编辑手术比起常规试管婴儿多一个步骤,即在受精卵时期,把Cas9 蛋白和特定的引导序列,用5微米、约头发二十分之一细的针注射到还处于单细胞的受精卵里。他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种技术能够精确定位并修改基因,也被称为“基因手术刀”。

而随着事件的一步步调查,基因编辑婴儿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该份手稿标题为“Birth of Twins After Genome Editing for HIV Resistanc”,由中国生物物理学家贺建奎创作了基因编辑孪生女孩后而撰写。

贺建奎最后在公开场合露面,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8日中午12点50分。当时,他抵达位于香港大学的李兆基会议中心,参加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

当天国家卫健委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和科学原则,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