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英国:320年至今没出过一位女性央行行长

  金融服务领域招聘公司Return Hub的创始人Dominie Moss认为,缺少女性领导并不仅仅是央行内部的问题,而是全球金融行业的问题。他说:“当从业者已经基本实现性别平衡,而董事会却男女数量悬殊,我们必须承认金融服务领域确实存在一定问题。”

  英国央行承认他们做得不到位。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央行提到,尽管我们努力招聘和留住更多女性和BAME(黑人、亚裔和少数族裔),但仍未实现多元化的目标。央行希望到2020年,所有非高管职位能够达到男女比例平衡,而这一比例在今年是46%。

  安德鲁·贝利是由英国财政大臣Sajid Javid提名、首相准许而被任命为英国央行行长的。致力于伦敦金融城多样化的City Hive组织创始人Bev Shah说:“贝利是这一职位合适的人选,但是为什么女性没有权利获得这个职位?”她表示,这一任命凸显了英国央行在人才输送和上升通道方面存在巨大的结构性问题。

  目前,女性在高管层的占比为1/3,相比2013年的17%是巨大的进步,但仍低于35%的目标。同时需要注意的是,银行业高管层女性和BAME的占比仅为5%。

  BBC报道,作为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管理局(FCA)首席执行官,经验丰富的贝利完全可以胜任央行行长职位。但是,英国央行曾多次因政策影响力大而代表性不足遭到批评。如今,摆在第121任行长面前的还有另一个问题:英国央行320年历史中,没出现过一位女性领导者。

  从这一数据看来英国央行表现不错,然而负责制定利率水平的货币政策委员会,9名成员中只有1名是女性。这也是在选择央行行长时,英国财政部承诺多样性优先的原因。财政部甚至专门聘请猎头公司,为他们寻找有能力的女性经济学家。

  但也有专家认为,央行需要起到表率作用。New Financial智库的合伙人Yasmine Chinwala认为,从事城市服务的公司有严格区分个人晋升的标准和流程。例如,很多得到升职的人都是做大型项目的。因此,如果这一行业致力于多样化的变革,需要深入考虑给予女性更多曝光度,让她们在晋升时有更平等的机会。

  有些人认为,女性无法被选择为领导的原因来自更深层次的系统性趋势——全球范围内女性经济学家的稀缺。

  还有研究认为,衡量女性经济学博士的学术标准更高,她们的论文修改的次数更多,而她们工作十年后获得终身学术职位的机会却比男性更少。

  专业行业整体偏向男性,让女性无施展空间

  英国:320年至今没出过一位女性央行行长

  在金融领域,高层领导都是由那些拥有经济学学位的人担任,而这一专业长期偏向男性。有人认为,该行业由男性形象主导,导致女性被迫靠后站。这使得专门从事该学科的女性难以在其职业生涯中占据顶峰。

  2018年,美国经济学会对9000名经济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将近一半的女性受访者曾遭受性别歧视,而只有3%的男性有过类似经历。同时,很多女性认为,经济学界对抗式的辩论方式对她们并不友好。还有近一半的人表示,她们尽量不在工作讨论中提出问题,以避免可能出现的骚扰、歧视以及不公平或不尊重的对待。

  英国央行缺少女性高管令人不满

  Dominie Moss认为,任命女性为英国央行行长并不能解决金融领域多样化的问题,“伦敦金融城的多样化问题远不是任命一两个最高领导就可以解决的。”

  伦敦政经学院院长、英国央行副行长Dame Minouche Shafik曾一度是热门人选,但最终败给了贝利。

  近日,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被任命为新一任英国央行行长。这一任命得到多数人的欢迎,但也有一些人认为,他有一个关键缺点——他是男性白人。

  这项调查的监督者Claudia Goldin认为,针对女性的不平等早就存在,这从她们获得经济学家资格的过程中就可见一斑。“女研究生得到的指导和建议不够多,研讨文化也不够友好。”

  Bev Shah认为“英国央行行长的人选不应该刻意选择女性”,但是英国央行的“整体结构”,包括有可能成为行长的委员会成员“不够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