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2019年终总结:市场两级分化、类型片崛起、好莱坞落寞

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毕竟还有很多类型是观众依然接不住、有待挖掘的。但在这个大趋势面前,在项目开发时,不能再一味的选择强类型,而是从选题和内容出发。哪怕它是动画,它是现实题材,都存在40、50亿的潜质。当然,谁来做同样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分化之后,腰部的影片在大幅减少,今年3-6亿的影片数量在可谓是骤减,要知道这才是往年中最为主力的群体。如今这个体量已经很难形成,因为但凡差一点,将直接崩到几千万的量级,稍微好上一些,就能往10亿 努力。从长远角度来看,这种现象还是积极的。

好莱坞大片在内地市场驰骋数十年,一直顺风顺水,但近几年遭遇了挣扎。最为明显的现象,便是2019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的续集,大部分都出现了市场倒退的现象,而且有些倒退幅度还不小。除了《复仇者联盟4》、《哥斯拉2》、《冰雪奇缘2》等作品,倒退成为了今年好莱坞大片的重要词汇。

在整个大环境资金收紧,项目匮乏的局面下,2019年顶住压力,预计最终实现全年641亿的票房成绩,较去年有着超过5.6%的增幅,这个增幅放到当下的环境中是难能可贵的。电影市场的变化一直在发生,整体的方向便是更加成熟,放到2019年里,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变化。

文|犀牛娱乐,作者|南如珉,编辑|朴芳

期盼2020年的到来。

市场的两极分化还在继续类型片的崛起进行时好莱坞大片在逐渐落寞

特效大场面,观众已经见识的太多了;打斗动作,已经千篇一律;故事情节,可谓是“漫威式”的复制。那观众还能从好莱坞大片中收获些什么呢?余粮已经不多了。基于此,观众势必降低消费好莱坞的频率,他们很难获得更高的满足,寻求新鲜感已经变得艰难。

电影正在逐渐经历一场“去类型化”的过程,意思是类型对于市场的约束力在减弱,传统印象中的弱类型,在好内容的加持下也有很大的机会。反之,强类型没有内容的助力,依然是一泻千里。观众对于类型的要求在降低,只要是好内容,观众不介意尝试新类型,甚至是小众类型,很显然这在助力于类型片的发展。

能够明显的看出,如今国产片的票房占比在提升,这可以有很多解读,但显然不能理解为观众更爱国了。这是一种此消彼长,是观众在不断成长、达到一定的审美和观影心智后,所作出的判断在慢慢发生变化。

全年下来,年度TOP10的影片占据了全年44.5%的票房,而年度TOP20的影片占据了61%。往前推五年的时间,2014年TOP10占比为31.5%,TOP20占比为49.6%。这便是市场的分化,接下来分化还将继续,头部影片的占比将继续提升。

除了三部极具代表性的作品之外,现实题材剧情片《少年的你》含金量颇高,在裸发、题材受限的情况下,依然拿到15.55亿成绩。包括没那么成功的《攀登者》,至少在拓宽类型上做出了努力,完成了10亿 的壮举。犯罪悬疑类型的《误杀》,至今还在大银幕逆袭而上,朝着10亿而去。

从整体来讲,近年来好莱坞大片的品质是几乎没有进步的,可以粗暴的理解为停滞不前。但国产片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不见得是品质的提升,但变化中多数是积极的,比如类型化,比如头部影片的成功,比如对观众形成精准的情绪打击等等。

分化,是市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的必然,在过去20年大跃进的过程中,电影市场长时间达到30%的增幅,这种野蛮生长并没有给予分化的时间和机会。尤其是过去的五年间,三四线城市陆续有影城开业,观众从好奇凑热闹、所有影片一律买单,到如今被烂片骗怕,经历了一波成长,变成了“聪明韭菜”,亦是助力于分化的提前。

反之,倒是那些走剧情向的好莱坞影片,跟好莱坞大片针锋相对的那一类影片,反而拥有着不错的市场,而且接下来将具备持续吸引增量的潜质。比如《绿皮书》、《利刃出鞘》等等。因为观众的变化,原本这些被观众唾弃的剧情片倒是开始回暖。

可以说市场的分化程度,要比预期的更为激烈。它跟以前不同,如今是不给烂片一丁点的机会,互联网严重加速了口碑传导的速度,烂片可谓是见光死。过去的五年时间中,口碑的传导是提速提速再提速,口碑传递到观众那里的时间,从次周一,提速到首周,提速到次日,甚至提速到上映的当晚。

如今市场趋于稳定,年增幅已经放缓到个位数,是时候开始分化了。而市场分化是从影片的品质开始,即好电影会更好,差电影会更差。口碑一旦爆棚,搏取四五十亿将成为常态,而另一个极端下,口碑若是崩盘,定是连宣发费都难以收回,这便是市场分化的残酷。很显然,分化是积极的。

春节档,科幻电影《流浪地球》首日开画位列四大种子的倒数,但最终以一敌三,胜过了另外三部喜剧电影的票房之和。暑期档,动画电影《哪吒》点映就已经是难以招架,最终的上映一飞冲天,横扫50亿票房。国庆档,《中国机长》属于一种新型的主旋律电影,它完美结合了商业性,取得了29亿的体量

《流浪地球》、《哪吒》、《中国机长》,包括热映中的《误杀》,这些得到了太多品质带来的超乎想象的红利。而像《上海堡垒》、《神探蒲松龄》、《被光抓走的人》、《吹哨人》等(详见《2019年,十大扑街影片》),只会比差的预期还要差,差到无法想象。市场的极端,源自于观众的极端,观众的那种“非黑即白”,在逐步左右着市场表现。

过去的2019年,基本完成了答卷,而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八佰》终究未能上映,它所带来的损失远不止50亿票房那么简单。寒冬将至,这话说了快三年了,所幸它并未伤害到市场太多,并未将挚爱电影的一腔热血浇灭。

更甚者是《星球大战》,2016年《星球大战7》首次登陆内地市场,一举拿到8.1亿;次年《星球大战:侠盗一号》仅斩获4.77亿;2018年的《星球大战8》拿到2.67亿;再到如今《星球大战9》仅斩获1亿出头。这种等差数列式的下滑,不断证明了观众心中写满了厌倦二字。

榜单中几乎都是顶级的大IP,具备极强的号召力,既有《终结者》、《黑衣人》、《勇敢者游戏》这种动作电影,也有《驯龙高手》、《爱宠机密》这些动画电影,类型上比较全面。所以,任何的解释都是徒劳的,比如某部是因为拍砸了,比如某部海外也在倒退等等,其实倒退的真相只有一个:观众真的有些厌倦了。

带来的结果便是,影片一旦口碑优质,在当天就能有卓有成效的加持,晚场便能获得口碑带来的红利。反之亦然,正所谓“坏事传千里”,烂口碑的传导速度比好口碑要快至少两倍,我们已经见识了太多次日下跌一半的壮举,甚至有《上海堡垒》这种次日下跌72%的案例。

好变成更好,差变成极差。市场的两极分化,来自于口碑品质的天差地别,同样的国产科幻,《流浪地球》跟《上海堡垒》有着近40倍的票房差距,看似巨大,其实单就纯粹的影片外部卖相来说,是相差无几的。一旦开盘之后,口碑瞬间拉开差距,进而导致了最终票房的天壤之别。

临近年底,2019年即将收官,在影视进入最寒冬之际,今年算是交出了比较满意的答卷。

不论是从数据上,还是真实世界对观众的了解中,得到的切身体会上,都在不断证明一件事,好莱坞大片的吸引力在下降,亦或说它们的吸引力没有变化,但相对吸引力在下降,而且这跟好莱坞的大小年无关。如今已经到了这个火候,观众在切实的发生着变化。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所谓类型片的崛起,它永远不会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这句话说了不止三年,如今它还在路上,类型片在完善和成熟,这是一个漫长的历程。而今年,颇有一些“集大成之作”的味道,经过了这些年的铺垫,观众能够接得住的类型越来越多,类型片有了一个集体式的爆发。

类型片的崛起,这是行业健康发展的标志,今年再也没有喜剧电影遍地都是的情况了,古装魔幻也是大幅度减少。其实这也是非理性的,不该一棒子打死,观众需要的类型化,是多元化。市场最为理想的状态是均衡,当然这是很难做到的,现实状态是什么类型热就做什么。所以说,类型片的崛起应该称之为一个过程,它还在继续中。